首页>黔西南新闻

人间有情,大爱无疆 - 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筹款20余万救助重病青年柏春兴记实(图)

黔秀网陈永贤2020-07-24浏览

     2020年7月5日上午9点,柏春兴坐上了从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开往兴义的救护车,踏上了回家的归途,经过850公里高速路的折腾,于晚上7点30分回到了黔西南州义龙新区龙广镇的家里,至此,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以下简称:人间正道)对柏春兴历时2年的救助宣告结束,在成都第三人民医院住院近1年,没能做一台手术,这是人间正道的最大遗憾。但是,若不送去,怎能知道柏春兴的病情到底有多严重,尽管没能做成手术,但却无怨无悔。

    一,州医院从满怀信心到无奈放弃
柏春兴在州医院.jpg
柏春兴在州医院。
 
    柏春兴,家住贵州黔西南州义龙新区龙广镇文化路8号,出生于2000年农历6月8日,出生后就发现脊柱受损慢慢开始弯曲,但没有影响生存。读书到二年级时,脊柱渐渐弯曲得明显,读书到五年级时,也就是他12岁后,他的脊柱就弯曲到走不成路了,从那时起他就只能躺在床上度日。
 
    柏春兴的父亲是个瘸子,靠摆地摊养家糊口,母亲是个轻度智障人,一家人生活在贫困之中。为了给柏春兴治病,父母将早年修建的两间平房的西边一间,以5万元的低价卖给了别人,现在一家人就住一间平房,父母在平房顶上用空心砖加石棉瓦搭了一小间房子给柏春兴睡,长期用成人尿不湿,冬天寒风刺骨,夏天热若蒸笼,白天无所事事,夜晚蚊虫肆掠。那生存状态谁看了谁都心碎。
 
    2018年7月29日,黔西南州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得知柏春兴的惨景后,立即为他发起捐款,同时送他到黔西南州人民医院进行治疗,经过一周的检查、诊断,医师无奈地说“目前无法医治,我们还做不了这样的手术。”在这一周之中,医院为他做了磁共振等一系列检查,还把片子发给国内知名骨科医师进行会诊,最后得出结论是,就国内现有技术还无法做这样的手术,因此只能放弃。
 
现场办银行卡.jpg
现场办银行卡。
 
    柏春兴回家之后,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每月给他500元生活费,希望他的生活过得好一点,由于柏春兴手机没有绑定银行卡,人间正道就每月到他家里一次,每次都有不同的队员参与,有时还送去一些肉、蛋、牛奶等食品,最大程度地给予柏春兴关爱。但是柏春兴最大的愿望还是要有医院能为他做手术。
 
    二、网络上从精神崩溃到充满希望
 
    在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里,负责与柏春兴联系的是陈老师。2018年7月31日,陈老师加了柏春兴的微信,希望随时了解柏春兴在医院的情况。在家睡了7年的柏春兴,第一次住进医院,这让他非常激动,信心十足,他在微信上告诉陈老师:“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陈老师告诉他:“一定要坚强。”三天后,医院的磁共振片子出来了,主任医师告诉柏春兴:“我们正在和国内的专家讨论,看该怎么做手术。”10天以后,主治医师确定做不了手术,告诉柏春兴:“你先回去吧,等医院找到了合适的手术方案,再通知你来。”就这样让柏春兴出院了。
 
    2018年8月15日,柏春兴回到家以后,发给陈老师的第一条微信是:“陈老师,我还不想放弃,你们一定会尽最大力量帮我的吧。”陈老师回答柏春兴:“我们肯定是要尽最大力量帮助你的。只要医院有了好的手术方案。医学科学在不断发展,相信不久后兴义也能为你做手术的。”
 
    柏春兴出院以后,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的部分会员,就在利用自己的信息资源,寻找别的医院,看有没有能为柏春兴做手术的医院,其中吴方树在南京的妹妹就说南京鼓楼医院能做这样的手术,问要不要试试,通过吴方树将柏春兴的片子和诊断书照成图片发过去,拿给医师看。
 
    2018年8月18日,柏春兴发了一个链接给陈老师,内容是广东省新苗脊柱侧弯预防中心刊发的神经纤维瘤型侧弯手术治疗实例,里面列举了5个案例,但谁都不像柏春兴那样严重。柏春兴发出链接后用文字说明:“以前,让我萌生出想要去医治的想法就是这些案例,我也不知道现在的我与他们相比是好是坏。”陈老师回复:“我们今天已经将你的信息发到南京鼓楼医院了,看看那边能不能对接医保,听听那边的医师怎么说,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都会想办法送你去。现在静等那边的回复吧。”
 
    2018年8月20日,人间正道根据领导集体的决定,从这天开始,每个月帮助柏春兴500元钱做生活费和尿不湿费,目的是希望能鼓励柏春兴坚强地战胜困难。
 
    2018年8月27日,南京那边,吴方树的妹妹告诉吴方树:“南京鼓楼医院的医师看了片子过后说,无法回答能与不能。只有等他(柏春兴)来医院检查以后才能做出判断。”人间正道领导集体讨论:担心送去以后,经过一系列的检查过后,依然是和州医院的回答一样,因此确定不送。并将这个确定告诉了柏春兴。
 
    到晚上8点,柏春兴发给陈老师一条微信:“陈老师,我不知道我至今为什么还活着,我也不知道我至今活着是因为坚强还是因为软弱。刚刚发生了点事,让我有点难受,打扰了”陈老师回答:“你有写作的天赋,即使是趴在床上,你也能写出惊世之作。所以你要活着,因为你对人们有激励作用。”
 
    2018年8月29日晚上,柏春兴在微信中写道:“陈老师,或许我这样说,让您感到很失望,但是为了让您更加了解我,我觉得我有必要说出来。我现在更想为自己考虑,其次才为别人考虑。我现在的生活一直在逼迫我做出最后的选择,我害怕做出选择,也可以说是逃避,并且我明白这一件事,所以我的脑海中有两种不同的“思维”:总是在做着抗争,这让我感到了混乱。过去我一直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思维,现在我明白了,我只是缺少一个能够当作“定海神针”的决心而已,如果以后的结果是没有结果的话,我会尝试着做出选择的。我也希望您不要责怪我这么想,因为是这样的生活与环境让我学会了这么考虑,也希望你们能够放心,最后的结果不管怎样,我都不会埋怨你们的。”
 
    陈老师读了这条微信,自然明白柏春兴所说的“选择”指的就是“死亡”的意思,顿时有如千斤重担压在肩上,心想,这是一条生命呀,我该如何安慰他呢?于是回复:“你不是没用的人,你的写作就很让人感动,你写的诗是那么的美,我们会全力以赴地帮助你的。”柏春兴曾写过一首诗给陈老师:
 
    我会像风一般洒脱
 
    任意驰骋在这大地上
 
    我会轻轻地拂过麦田
 
    感受那麦浪因我而舞动
 
    我会在平原和高山
 
    也会在每个人的身边
 
    我会轻轻拂过那忧郁者的脸庞
 
    替那豆蔻年华的少女撩起乌黑发梢
 
    替她拭去那未干的泪痕
 
    为她把缕缕芬芳带到她那目光所向
 
    我将不会停歇带着你或许从未闻过的花香
 
    散向那未知的远方你我皆未到过的远方……
 
    有了陈老师的鼓励,柏春兴终于在不停的写作中,度过一天又一天。但心中时刻盼望着能够再次进入医院治疗。转眼到了2019年1月问题又出现了。
 
    2019年1月24日晚上10点,柏春兴突然给陈老师发来微信:“我觉得电脑的事没希望了,陈老师,你说我作为一个废人,要求是不是太高了?明明没有任何能力,却总想要去证明自己……我突然感觉自己仅仅只是一个毫无价值而又贪得无厌的人……或许最虚伪的人是我自己吧……”
 
    “出什么情况了?”陈老师迫不及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或许还挺好,至少这样是一个答案,但是直到现在,没有任何回复,这种石沉大海的感觉让我很焦虑很难受,让我不知道是该期待还是该看清现实,让我很怀疑自己……我大概只是需要一个答案吧。”柏春兴回复。
 
    详问下来,原来是在1月21日,有一个爱心团队的人去看了柏春兴,说是想送柏春兴一台电脑,叫柏春兴想好要买什么样的电脑告诉他们,柏春兴说想要一台大容量的,然后就天天盼着这个爱心团队送电脑去,可是一直没有音讯,让柏春兴很难受。
 
    陈老师告诉柏春兴:“别灰心。等等吧。既然对方承诺了,他们就一定会有回复的。”
 
    一直也没有等到那个爱心团队的回复,柏春兴的内心崩溃了。
 
    2019年2月4日晚上11点28分,柏春兴给陈老师发来微信:
 
    陈老师,我现在好讨厌过年啊……还记得您跟我说过,“有了电脑之后就能够更好的去看外面的世界了”这句话吗?但这在我看来反而更绝望,我只能在旁边看着伸伸手,不管再怎么努力,抓到的却只有空气。我看得越多,思考的就越多,我想做的也越多,可最后还是回到了原点,我的情绪依旧会负面,依旧会低落,依旧觉得我的一切毫无意义,在这过年的氛围之下,熟悉的人,陌生的人,都是那么的欢乐,而我只能在这趴着冷静的思考自己的悲哀,并将它倾诉给您,现在想了想,也只有陈老师您能够让我愿意向您倾诉了。
 
    陈老师回复道:“别对自己不满意。我明确告诉你,一个人无论健全还是残疾,都不是活下去的重要因素。人要活在世界上,其实是很艰难的。稍不留神就会失去生命。车祸、天灾、战争、疾病、想不通……天天都在死人。支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不是身体,而是灵魂。张海迪,就是一个躺在床上的思想家,她的情况比你好不了多少。你虽然只能躺在床上,但你灵魂高尚,敢于挑战不可能,为别人,为社会做点事情,你就有活下去的支柱。”
 
    仅隔一天,2019年2月5日晚上7点26分,柏春兴在微信中写道:
 
    “陈老师,我想死后自己的器官能够捐献,你能够帮我联系相关方面的人吗?”
 
    陈老师回复:“先别想关于死的事情。”
 
    柏春兴:“这是我的愿望之一,我想先把这个愿望给做了。我没什么其他想法,只是单纯想要捐献遗体或者器官而已,能器官移植的就器官移植,能用于科学研究的就用于科学研究,整具身体都拿去解剖对于我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陈老师:“以后再说吧,现在要想的是以现有条件,做点能做的事情。”
 
    柏春兴:“算了……我自己在网上登记试试吧。”
 
    陈老师再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了,没有回复最后这句话,但心中的压力大到几乎窒息。他完全没有想到,医治一个人的灵魂比医治一个人的身体更重要。特别想知道那个承诺送电脑的团队到底是哪个团队,干嘛不能给柏春兴一个合理的回答呢?陈老师向柏春兴追问,可是柏春兴却不说。
 
    在随时担心柏春兴会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中,忐忑不安地终于来到了2019年5月。
 
梁益建认真看片子.jpg
梁益建认真看片子。
 
    5月4日白天,微信朋友圈邱兰艳和李先进同时给陈老师发来一个链接,标题是“这个上不了热搜的人,值得一万个热搜”。内容写的是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骨科医师梁益建通过手术医好很多脊柱侧弯前弯后弯的案例,想到柏春兴的情况很像其中的一些例子。陈老师将链接发到了人间正道领导集体群(19人),让大家讨论如何送柏春兴去成都的相关事宜,得到领导集体的一致赞同后,着手做入院前的准备工作。晚上11点,陈老师将链接发给了柏春兴,叫他和他的家人们认真思考一下,想不想去医治。若愿意去,费用由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帮他筹。但陪同去医院的人和在医院照顾他的人都由他的家人负责。
 
    2019年6月11日下午17:44
 
    柏春兴发了他和梁益建工作室信息联络员杨某的聊天截图,截图中的内容是:
 
    “老师,我只能趴着,根本无法坐起来,请问还有必要或者能去你们的医院吗?”
 
    杨某:“年纪?还有别的什么病没有?”
 
    柏春兴:“年纪19,除了左肾有点结石和肾盂积水之外没有其它的明显疾病。”
 
    杨某:“为什么不能走动?”
 
    柏春兴:“最开始是因为重心不稳,最后因为重心不稳没再走动,时间长了双腿肌肉萎缩了。但双腿知觉正常还能活动。”
 
    杨某:“不能维持平衡是不可能手术的。”
 
    柏春兴然后对陈老师说:“我大概没希望了。”
 
    “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抱那么一点点希望,结果让我现在真的很难受啊,我并不想哭的,但我真的忍不住了,希望破灭的感觉真的让人很难受,陈老师,你们没必要再管我了,这一切真的毫无意义,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承受这些……我真的不想再承受了。”
 
    “我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有人帮我结束这一切……包括我自己……”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必要坚持下去……我不想再去考虑任何事了……”
 
梁益建为柏春兴检查。
梁益建为柏春兴检查。
 
    陈老师回复:“别灰心,那只是梁益建工作室的一个工作人员,她代替不了梁益建,我们人间正道无论如何都要送你到梁医师面前让他看看,万一他认为可以做手术呢!”
 
    2019年6月21日上午,州建设银行顶效支行工作人员一行4人第二次到柏春兴家帮他办理了银行卡。早在5月15日,人间正道领导成员之一蒙家鸿就联系了州建设银行顶效支行行长周丹和工作人员到柏春兴家帮柏春兴办银行卡,到了柏春兴家后,才知道柏春兴没有身份证,于是告诉柏春兴的母亲抓紧时间帮柏春兴办张身份证。经过1个月的等待,柏春兴的身份证才办好。
 
    2019年6月28日,人间正道在网上为柏春兴预约了成都第三人民医院骨科梁益建专家挂号,预约时间为7月16日。
 
    2019年7月8日,再次到柏春兴家去,交待出行前的准备工作时又才得知柏春兴没有医保卡,于是蒙家鸿又和陈老师一道去义龙新区社保局帮柏春兴办理医保卡,同时办好了异地就医时时结算手续。至此算是一切准备就系。
 
    三、在成都从满怀希望到痛苦绝望
躺在床上的柏春兴.jpg
躺在床上的柏春兴。
 
    2019年7月14日,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的陈老师、张克芳、蒙家鸿三名会员,开一辆商务车,送柏春兴、柏春兴的哥哥和柏春兴的母亲,到成都市第三人民医院,15日做了CT、磁共振等相关检查,16日10点,梁益建医师看了检查结果,并在现场摸了柏春兴的各个弯曲的关节,最后给出了“可以做手术”的诊断结果,但需费用约40万元。医保可能报销一半,还差的20万元,就只能靠爱心人士们帮助,于是,从16日中午12点开始,人间正道在团队里发出了捐款倡议,队员们又将捐款倡议发到了朋友圈,从那一刻起,负责收款的陈老师的手机就没有停过从四面八方发来的红包。
 
    由于医院当时没有床位,柏春兴要住进医院还要排队。把柏春兴三娘母安顿好后,张克芳等3人就往兴义赶。深夜3点赶回了兴义
 
    2019年7月17日,鱼鹰公益协会也发出了捐款倡议,没过几天,万峰林公益协会也发出了捐款倡议。
 
    2019年7月19日,医院通知柏春兴做入院承诺(录像),要求柏春兴的父亲必须在场。
 
    2019年7月21日,人间正道队员陈老师夏方平蒙家鸿付友英等4人接上柏春兴的父亲又往成都赶。
 
    2019年7月22日,等到下午4点,医院终于对柏春兴一家人做完了对医院的免责承诺录像。
 
    2019年7月23日,柏春兴正式入院,住院账户:0764151,床位:骨科168床。这时候之前,已收到鱼鹰公益协会的捐款39684.66元,人间正道的捐款51769.9元。医院要求首次交款最少10万元,陈老师就用自己的钱先垫进去,交入医院10万元。
 
    2019年7月24日,人间正道4人,要为柏春兴办理异地医保时时结算手续。早上8点将柏春兴的医保卡交到医院医保科,医保科不收,说没有转院手续。可是人间正道在送柏春兴到成都之前,已经到黔西南州义龙新区社保局办理了异地时时结算相关手续了的呀,说明情况也不行,现场联系了黔西南州社保局局长,才同意办理异地时时结算手续。但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下午2点半将柏春兴的医保卡交到医院的财务科去入网,又出问题,财务科说什么也不收医保卡,又去找医保科,最后由医保科科长亲自到财务科说明原因后才接收了柏春兴的医保卡。真是一波三折。
 
    2019年7月25日,人间正道4人带上柏春兴的父亲回到兴义
 
    2019年8月3日,人间正道第二次收到鱼鹰公益协会捐款33372.49元。8月13日,万峰林公益协会交入柏春兴账户32226.66元。钱已经不是问题了,就看医院什么时候能为柏春兴做手术。
 
    在捐款过程中有一些感人故事这里值得一提,家住四川的何波,在他的朋友圈看到张克芳发的捐款倡议后,委托张克芳帮他捐款1000元,家住成都的刘渠捐款1000元;贵阳的肖秘书捐款200元;广东的“梦想开始的地方”捐款88.88元;一位湖北朋友捐款100元;兴义豪辉酒店李勇捐款1000元;贵州龙豪生态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傅勇捐款2000元;兴义市泉涌配送服务有限公司彭涛捐款10000元;黔西南州电视台王瑜看到捐款倡议后,把倡议书发到了她的家人群里,于是,她的母亲、她的三姨等都积极捐款……在捐款的人群中,地域上几乎全国各地都有,层次上,有政府机关领导,有老板,有平民,有老师,有学生,有医师,有护士,甚至还有癌症患者,这真是病魔无情,人间有情,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人间正道遵从专款专用的原则,手术费不担心了,但是生活费怎么办,虽然出发前跟柏春兴的父母说好的,由他家自己负责生活费,可是,柏春兴和他母亲在医院1个月最少要2000元生活费,光靠他父亲摆地摊,能供得起吗?8月6日,人间正道在转2000元生活费给柏春兴后,在政治指导员马震的指导下,立即又在朋友征集100名志愿者,每人每月捐款20元给柏春兴做生活费,预计坚持2年,很快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响应。当时在遵义带队参加全省中学生运动会的胡军,听说后,立即号召全州教练员参与。低保户、癌症患者许正华都参与了。很多人都是一次性捐够2年,其他人坚持每月捐出20元。鱼鹰公益协会又捐出2000元。完全保证了柏春兴每月2000元的生活费。
 
    费用不担心了,接下来担心的是医院,因为柏春兴的病情实在太严重了,医院最终能不能为柏春兴做手术,谁也确定不了。
 
    柏春兴入院以后,医院再一次对柏春兴的身体进行了多项检查,确定柏春兴暂时不能做手术,必须要进行调理,等待身体条件符合做手术后才能做手术。医院要求每天抬腿200次,抬手200次,训练憋气要达到50秒,每天吹气球训练肺活量,体重要达到100斤,血氧要达到95%。
 
    柏春兴就每天按照医师的要求做着各种训练,转眼1个月过去,仍然达不到做手术的要求。2019年8月29日,柏春兴发微信给陈老师:“到18:10分,再次完成左右双腿髋关节各抬腿400次,今日单腿完成抬腿800次,双腿总共1600次,左右膝关节力量对抗各屈伸100次,今日单腿150次,双腿300次,左手臂肘关节力量对抗屈伸50次,今日总共100次,左手臂肩膀外展300次,今日总共600次。”看到这个成绩,人间正道所有人都感到高兴,以为是要能做手术了。考虑到手术之后,柏春兴将要有半个月不能动弹,小便的排放就要通过管子,8月30日,医师给柏春兴插上了尿管,如果尿管插上后3天内没有异常情况,就能做手术了,但是,柏春兴第二天就开始发起了高烧,医师只好给他输液退烧,又观察了3天,9月6日,医师开始研究他的麻醉问题。麻醉有没有问题医师一直没说,应该是可以的吧,但柏春兴一直高烧不退。
 
    直到2019年9月25日,高烧终于退了,但是新的问题又来了,麻醉师通过研究分析后认为柏春兴体重太轻,承受不了适应手术所需要的麻醉剂量,于是医师通知柏春兴要多吃东西,增加体重。手术的事又只能等待。
 
    2019年10月4日,又发高烧了,体温38.7度。10月7日,体温降了,医师重新换上了尿管。10月10日,白细胞降到了1000(正常是4000到10000),10月13日,增加插上了氧气管,10月23日,“昨晚负重2公斤抬腿500次,负重2公斤抬手100次。退烧了。”12月6日,“我早上抽血之后发烧了,呕的有点厉害,营养液停了,氧气停了。抽血是做血氧分析,确保不再吸氧。”12月11日,“今天填了评估表,现在是肺活量不高,其他的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2020年1月5日早上8点,柏春兴:“刚刚医师来查房,说手术方案并没有出来,梁医师还在想,病情世界罕见,并嘱咐我要注意锻炼。”
 
    2020年1月16日,“梁医师说年后安排手术”。
 
    2020年1月24日(年夜)晚上11点,“陈老师,我想回家了。我不想再浪费钱了,或许那些钱用来帮助别的人更有能力、更有希望的人才是最好的。”
 
    陈老师回复:“不是说年后做手术的嘛?遇到什么问题了?年前,你母亲打电话告诉我说梁益建医师亲自去看你之后说的年后安排做手术。我觉得你自己要主动要求梁医师给你做手术。当初见到梁医师时你亲自跟梁医师讲的话你可以再跟梁医师说。如果不做手术就回家,是不是有点不甘心呢?关于钱,只要你能做手术,无论什么结果都是有很大意义的。如果不做手术就回家,那就等于前期的帮助前功尽弃。我们帮助谁都是帮,目的是要有效果。钱是从几千个人那里筹的。大家的共同心愿是通过做手术改变你的生存质量,让你过得幸福。如果现在放弃做手术,那才是几千个人最大的遗憾。我请你三思,最后由你自己决定。”
 
    柏春兴回复:“没出什么问题,我只是感觉失去希望了。”
 
    陈老师回复:“把原因说出来。”
 
    柏春兴回复:“我有点等不了了,我怕根本就做不了手术。2012年之后在家的这些年让我的身体太瘦弱了,现在太难补上来了,虽然说要手术,但我没看到任何迹象,这几天我又发烧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陈老师回复:“不知道怎么办?告诉医师呀。医师应该知道该怎么办。”
 
    柏春兴回复:“如果一直无法手术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们。梁医师知道我的情况的,我也把我的决心告诉他了的,他说疫情好转之后做。”
 
    陈老师回复:“我们?我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你从医院站着出来。”
 
    柏春兴回复:“但我很怕……一直做不了手术。”
 
    2020年3月13日,柏春兴发给陈老师微信:“有点覆水难收了,现在搞的大家都很难受,我主要是我担心我老爸啊……我这家庭,真是太令人失望了……或许我应该在心狠一点,谁都不去考虑。”
 
    陈老师不知道柏春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回复道:“首先是管好你自己。只有你站起来了,才能管好你的家庭。”
 
    2020年4月6日,陈老师问柏春兴:“医师说什么时候做手术没有?”
 
    柏春兴回复:“没说。梁博出去开会了,要1个月,我一直在发烧,是因为尿路感染,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烧,现在憋气能保持在一分钟了,腿也粗了一些,肉也长了一些,但还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术………主要还是老发烧,他们说要保证一个月之内不发烧才能考虑做手术。
 
    陈老师回复:“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完成医师交待的任务。其它事情别想。”
 
    2020年4月7日晚上7点39分,柏春兴:“刚刚胡医师来了,说这个星期要讨论一下我的事了,问我是谁签字,手术费是你们自己出还是别人帮你们出,说医保可能报不了那么多。”
 
    陈老师回复:“签字当然是你母亲签。关于手术费,无论医保能报多少,不足的部分我们会全部解决。”
 
    2020年4月13日14:53,柏春兴:“中午的时候麻醉科医师来看过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做……”
 
    陈老师:“等通知嘛,但你要主动一点,要求他们做。”
 
    柏春兴:“说了,我说我必须得做,不做的话这样活着也没什么意义,我是抱着会死亡的觉悟来的,风险再大我自己都会承担。”
 
    陈老师:“很好,只要你坚决要求做,他们应该会做。”
 
    柏春兴:“我不知道,我现在又怕又焦虑,如果到最后还是不能做我该怎么办……”
 
    陈老师:“万一都不能做,也知道自己今后该怎样对待自己,要是不进医院,又怎么能知道自己的严重性呢。”
 
    2020年4月14日上午8:37,柏春兴:下周二(4月21日)做手术。梁医师来跟我说的。梁医师还说账户里还要交5万元钱。
 
    陈老师:既然是梁医师说的,那一定是真实的了,愿你一切顺利。我下午就去打钱入你的账户。
 
    陈老师将这个喜讯传给了人间正道工作群,群里所有人都回复“终于要有结果了。”下午上班时间,陈老师通过银行,为柏春兴账户交入5万元。然后就盼望时间走快点,盼望早一点来到4月21日。
 
    2020年4月16日晚上11:06
 
    柏春兴:前天梁医师说完日期后,我又开始发烧了,手术可能会推迟,不过还没通知,之前认为尿路感染是我免疫力太低,不过今天做了检查,应该是肾结石的原因。
 
    2020年4月18日晚上10:20
 
    柏春兴:手术应该要推迟了,刚发完烧,不过应该不会推迟太久,现在看那个肾结石做不做。
 
    2020年4月20日下午15:34
 
    柏春兴:推了,今天早上梁医师来了一趟,我跟他说了我有肾结石的事,然后刚刚肾内科的来看了一下,说要照CT,看一下肾结石做不做手术。
 
    2020年4月22日下午17:41
 
    柏春兴:刚刚胡医师来说,结石做不了,说只能等我脊柱拉直躺平了才能做,还有一个检查就是看肾积水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
 
    陈老师:不管医师怎么说,你都要坚持回答:我就交给你们了,不做手术,我就不会出院。我不能辜负了爱心人士对我的资助。
 
    柏春兴:那个脊柱侧弯手术肯定会做的,肾结石和肾积水主要是容易导致感染发烧,一感染发烧就要推手术,所以他们就看能不能解决,这次手术推了,主要就是因为发烧。
 
    陈老师:说要怎么治疗没有?
 
    柏春兴:还没
 
    2020年4月26日早上9:59
 
    柏春兴:今天我问了一下,胡医师说肾的问题暂时不管,先做脊柱这边的。
 
    陈老师:时间确定了没有?
 
    柏春兴:还没有,现在天天问我发没发烧。
 
    2020年4月27早上9:05
 
    柏春兴:刚刚我又问了,胡医师说问题还是在我的尿路感染上,说我是真菌感染,现在用的两个药效果不好,要考虑用另外的一个药,但那个药很贵,所以现在要考虑用不用。总的来说现在就是在观察我的尿路感染的控制情况。在来之前我说我会花费很大,但我没想到会这么大。唉,难受,没被肺活量卡住,却被尿路感染卡住了,全身上下就这个地方了。
 
    陈老师:要好好配合医师,要有信心。如果医师连尿道感染都治不了,那还敢做手术吗?
 
    柏春兴:主要是时间,在这儿呆的越久,用的钱就越多。
 
    陈老师:现在钱已经不是主要问题了。
 
    2020年5月6日早上8:55
 
    柏春兴:刚刚医师来查房我问了一下,说得等到月底了。因为梁博要去参加开省人代会和全国人代会,必须等他回来。
 
    陈老师:你只有主动争取,才有做手术的希望,否则就功亏一篑。
 
    柏春兴:现在半个多月没发烧了。
 
    2020年5月14日下午13:10
 
    柏春兴:刚刚主治医师说,梁博开完会回来就会准备给我做手术了。
 
    陈老师:那就好
 
    2020年6月3日下午17:44
 
    柏春兴:刚刚定了,下个星期二(6月9日)做手术。
 
    陈老师:你母亲告诉我了。现在在你心里只想着“我就要能站起来了”就好了,别的任何事情都不要想。
 
    2020年6月9日早上8:54
 
    柏春兴:从时间上来看的话,我是必定能够手术的,按照一个月30天来算的话,一个星期发烧,两个星期观察,一个星期等待手术,不过前提是这中间不会发生什么打乱节奏的事,我去跟医师说说。
 
    陈老师:全凭你的努力。
 
    2020年6月12日17:28
 
    柏春兴:前两天,好像叫了一个麻醉科的医师来,那时候我还没睡醒,我所在的这个组的医师,把我的一些情况跟她说了一下,说换尿管发烧什么什么的,当时我没听清楚,后来也忘了跟你说了。
 
    陈老师:有情况及时告诉我
 
    2020年6月14日22:06
 
    陈老师:刚刚你母亲打电话告诉我,说医师叫你抬腿你不抬,叫你吹气球你不吹,晚上玩手机,白天睡大觉,这可不行哟。如果你不能按医师的要求办,最后医师不给你做手术,那你就太不合算了啊。
 
    柏春兴:医师没跟我说这些,是前几天和护士闲聊的时候她的建议,我承认因为能安排手术之后有些松懈,晚上玩手机是因为我发烧好了之后都会失眠一晚上,之前能纠正回来,不过手术没了之后有点自暴自弃,就没想着改过来,有点纵容了。
 
    2020年6月15日早上11:01
 
    柏春兴给陈老师发来了他和梁医师的聊天截图,内容让柏春兴走向了绝望:
 
    柏春兴:梁博您好,我是柏春兴,听说您近来因为我手术之前发烧而有意让我出院回家,我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很恐惧,如果我回家了,那么我很可能再也来不了了,只能在家里等待死亡。我真的得做手术,我来这已经做出了很大的勇气,如果您让我就这么回家的话,我真的很难承受……我已经决定好面对很多了,只有这个(回家)我真的无法面对,如果真的只能这样的话,我会崩溃的。梁医师,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就按我说的那样的时间安排来安排,如果这也不行的话,我会自己放弃所有希望的。
 
    梁益建:一张床为你准备了七个月,这在全世界都做不到,回去吧。
 
    柏春兴:在确定要做这次手术之,前我已经说过换尿管会发烧的,但坚持给我换,我不接受!我给护士说过,给医师也说过,但仍然要我换,我听了,我服从了,现在要我回家了,我不接受!
 
    梁益建:不换更易感染!你的情况做不了,来时讲好的,做不了就回去,给了你七个月机会,不可能做,你达不到手术条件。
 
    柏春兴:七个月,换完就发烧,你们就没有掌握规律吗?就不能做出调整?至少在上个月时,我就告知过换完尿管会发烧,你们没有做出任何的调整,现在要让我自己承担这个结果,我难以接受!
 
    梁益建:绝不能做了。为你的手术准备了七个月,每次要做手术,都出现身体问题,无法手术,我只有建议你回家,手术管理有严格的手术要求和指征,你却无法手术!
 
    柏春兴:我除了发烧,没出过其他问题。真的,我回家很可能再也来不了了,我真的会死,我真的没有开玩笑。
 
    看了柏春兴和梁医师的聊天记录,陈老师心中一阵紧张,感觉天就要塌下来一样,不知该怎样来安慰柏春兴,于是将截图发到了人间正道领导集体群。让大家出出主意。
 
    同时又安慰柏春兴:不要有别的想法,也许梁益建的回答根本就不是梁益建本人的回答,因为他的手机常常是他的助手在操作。医院并没有正式通知你出院,现在仅是聊天而已。
 
    柏春兴:陈老师,你们会不会怪我啊……总是这样……总是这样……每次我总以为事情能好一点的时候,总无法如愿……都是我的错……
 
    陈老师:当医师认为你总不配合之后,他们为什么要做一个要让他们冒很大风险的手术呢?如果你自己都不能严于律己,不能积极按医师的要求做,自暴自弃,纵容自己,放弃做手术的机会,那么谁帮得了你呢。
 
    2020年6月22日,医院正式通知了柏春兴出院,拔了尿管。要求观察几天等不发烧了再离开医院。第二天真的就发烧了,到7月1日才结束了发烧。7月4日,人间正道请了一辆救护车,两个驾驶员一个医师和一个护士赶到成都第三人民医院,7月5日将柏春兴接回了兴义。安排了人间正道家住成都的一名会员负责结账。
 
    四、建基金点亮一盏生命之灯
 
    2020年7月17日,医院的结账手续办好了,从医院退回了131533.68元,院内院外总计支出为230309.7元,退回比例为0.57,按这个比例退给鱼鹰公益协会42839.58元,退给万峰林公益协会18369.20元后,剩下的部分,人间正道经领导集体研究决定,全部留做“柏春兴基金”,等待医学发达后,或柏春兴身体体质养好后,再次送他去做手术。让他有一个值得等待的理由。用“柏春兴基金”,为柏春兴买一台他自己满意的电脑,他在还没有去成都以前就希望有人捐献他一台大容量电脑,让他学习做网上广告业务,这样他就会觉得活着有事做、有价值,就能避免他觉得活着没意思而胡思乱想。同时用“柏春兴基金”,继续每个月供给他500元生活费,直到用完“柏春兴基金”后,再考虑继续捐款事宜。如果柏春兴因无法抗拒的原因而死亡,就用“柏春兴基金”帮助安葬,如果到那时还剩钱,就用来帮助别的需要帮助的人。
 
    请记住为柏春兴手术费和生活费捐款的人们:
 
    1、2018年7月为柏春兴捐款人名单(仅人间正道)
 
    2、2020年为柏春兴手术费捐款人名单(仅人间正道)
 
    3、2020年为柏春兴生活费捐款人名单(仅人间正道)

 
    (来源:黔秀网;作者/陈永贤)

特别声明
特别声明:本网(黔秀网 www.qianxiuwang.com)所刊登照片、新闻等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地方媒体和社会媒体(并署名来源)如有侵犯权益,请于作品发布后的5日内与本网联系;Email :qxnrmw@163.com ;微信:w812331601

相关推荐

疫情防控中的人间正道之光(图)

疫情防控中的人间正道之光(图)

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爱撒黔西南(图文)

人间正道公益联合会爱撒黔西南(图文)

图集

资讯 风情 玩遍黔西南
以上为推荐点击查看更多图集>>
广告

猜您喜欢

旅游 教育 招聘

兴义市电力公司2020年8月10日至8月16日配网停电公告

兴义市电力公司2020年8月10日至8月16日配网停电公告

贵州省2020年高考成绩查询方式公布 7月24日可查(图)

贵州省2020年高考成绩查询方式公布 7月24日可查(图)

兴义桔山、洒金两街道交流学习长经验创新综治工作(图)

兴义桔山、洒金两街道交流学习长经验创新综治工作(图)
兴义市电力公司2020年8月10日至8月16日配网停电公告
黔西南州文化广电旅游局2020年公开考聘事业工作人员实施方案
贞丰县2020年特岗教师招聘笔试成绩公示
安龙县2020年“特岗计划”教师招聘笔试成绩公告(第3号)
祝贺!兴义一中黄阿想同学2020年高考贵州省高考文科状元 694分(图)
贵州省2020年高考成绩查询方式公布 7月24日可查(图)
查看更多+
广告
回到顶部